联系我们CONTACT US

R售后服务RECENT NEWS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售后服务 > 内容

“富二代”练成特战尖兵

更新时间:2018-9-13 9:33:04

“富二代”练成特战尖兵   7  2013年4月13日星期六 天气:晴  担当

    扯一根安全绳,身体与侧楼体垂直,疾步如飞,从近10层高的训练楼上,一口气俯冲而下。着地后,一个轻蹲,气定神闲……

    他叫毛梓锋,浙江慈溪人,1988年12月出生,入伍两年,个头不高,皮肤黝黑,但特别干练。在训练场上,我特别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攀谈下来,才知道他父亲是个企业家,其环保企业还受到当地政府扶持。

    “富二代啊?怎么一点不像啊!”我吃惊。

    他尴尬地笑了,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。他说话时,喜欢张着手掌,两只手都在比划,有些类似hiphop的感觉。他说,自己喜欢唱歌,周杰伦是他的偶像,入伍前喜欢跟朋友泡KTV。 “好八连,天下传。为什么?意志坚。 ”他张口就给我唱起《八连颂》,这是八连官兵必学歌曲,足见他对唱歌的热爱。

    2011年,他专科毕业,应父亲的要求,他被动入伍。父亲是位老军人,曾参与越战,因为负伤,才离开部队。如今儿子成人,他想让儿子继续他的军旅梦想。

    刚到八连,毛梓锋被分配到“为民服务班”,接过磨刀石。 “啊!磨刀啊,现在谁还磨刀啊? ”所有年轻人都有这个疑问。连队干部介绍说,每月10日、20日都可以去南京路磨刀。毛梓锋高兴了,连队不让无故外出,这下子总算有机会逛逛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来到南京路上服务点,毛梓锋一下傻眼了:附近的阿公阿婆早就排起了长龙,“怎么这么多人磨刀啊? ”还没来得及看看热闹的南京路,他就必须低下头去磨刀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第一次磨刀不熟练,遭人教训:“哎,小同志这样磨不对,洒在刀面上的水不能多!”一位阿婆在旁边指导起来。毛梓锋羞红了脸,头埋得更低了,更加卖力磨起来。结果一上午,都没顾得上抬头看看四周的车水马龙、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毛梓锋一有空闲就四处请教,手指磨出水泡也咬牙坚持。考虑到每次磨刀人数较多,他还在磨刀的速度上下功夫,拿着秒表为自己计时。正是凭着这股韧劲,2个月后,他成了南京路上的“名磨”,还创下一小时里磨刀30把的纪录。

    如今磨刀石已经传给今年的新兵,毛梓锋更多的精力放在特种兵训练上。我翻开他的档案,吃惊不小:各项课目名列前茅,其中徒手5公里越野用时只需18分钟。

    我向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他笑了,直摆手。我看见他两只手上都有厚厚的老茧。

    “磨刀,你要干出个样子;特训,你非要争个名次。你们家那么有钱,不愁以后没出路,何必这么拼命? ”

    “既然当兵了,就应该当好。”他回答,很平静。

    不是豪言壮语的宣誓,只是一句普普通通的担当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在八连训练场边,我久久伫立。

8  2013年4月14日星期日 天气:晴  再见

    今天就要离开八连。

    早上5点30分,我准时起床,一如所有的八连兄弟。但我没有跟他们去练硬气功,也没有去观看他们出操。我一个人在四班宿舍,专心叠被子,我想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,像八连的战士一样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几天,起床后,我都会叠被子,或多或少的那么一团,应付一下。但每次都会有一名战士,帮我把被子摊开,重新再叠成像他们一样的豆腐块。我曾窃喜,还拍了照片,发了微博,引来好友一致称赞。

    今天,我决定自己真正叠一次。折角、撑边,看着战士叠得容易,自己却总不得要领,每每叠好前面,塌了后面。但我没有放弃,一遍一遍再来。叠好一床被子,是八连官兵最基本的要求,住在这里八天,我相信我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班长孙连续出操回来时,我已经将被子叠完。“哎呀!这被子叠得不错,不用我们再重新帮你叠了。”一种被认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但终究要告别了。

    八连四班的舍友们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下了临别赠言:

    希望你常回来看我们;

    希望你回去以后可以把被子叠得更方;

    别想太多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要做勇于迈出第一步的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敬礼……”我启动那辆白色SUV,缓缓驶离八连营房,身后传来一声浑厚的口令声。回头,看见他们整齐的军礼;泪水,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原本对八连的不屑,现在却成了浓浓的不舍。他们在用告别老兵的方式,与我道别。虽然我不是一个即将离去的老兵,但在过去的8天中同样接受了一次八连的洗礼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营房,又一头扎入这繁华的都市,恍如隔世,但此刻我没有迷茫。

    进军营前,我原本计划着度过这段“艰苦岁月”后,要找个高档的餐厅,跟朋友们好好庆祝一番。此时我方向盘一打,决定回家。离家已有七八日,如果我会做饭,真想回去给爸妈做一顿饭。

    已是接近下班的时间,路上有些堵,但我心里异常通畅……

好八连精神影响我一生

吕明朋

    “父亲时任团机关俱乐部主任,兼任报社通讯员,时常挎着照相机天天‘泡’在几个连队里挖掘新闻线索。”当时吕明朋7岁,他回忆说,父亲把驻守在南京路上的几个连队反复比较,总觉得八连训练成绩突出,完成任务出色。

    1957年,吕兴臣前后花了个把月,写了一篇通讯送到《解放日报》社。《解放日报》以《身居闹市一尘不染 人们称赞他们“南京路上好八连”》为题,率先报道了好八连的事迹。1959年7月23日,《解放日报》头版头条以8500字的篇幅发表长篇通讯《南京路上好八连》。

    在随后编写“霓虹灯下的哨兵”剧本时,父亲更是通宵达旦。吕明朋回忆,当时父亲就好似着魔般全身心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也许是和“好八连”战士们相处久了,父亲身上似乎也染上了他们艰苦朴素的精神,并以此严格要求子女。“记得好像是1959年7月的一个周六,当时我放暑假在家,父亲刚从八连回来,晚上照例将我们四个子女叫到一起,讲今天八连的故事。”吕明朋至今还记得父亲说的那个故事:八连驻在市中心,但每天晚上却要扛着锄头步行到郊区去种菜,以减轻当时上海市民蔬菜供应的紧张。“父亲说完问:叫你们走那么远的路,你们能行不?”

    吕明朋当时以为父亲只是随意提起,谁知道父亲来真的。“第二天一早7点,父亲就把我和哥哥叫了起来,每人发了顶草帽,挎了个水壶,兜里揣了五角钱和一张由父亲自己绘制的虹口公园到“好八连”驻地的地图,叫我们徒步走到好八连。”当时,吕明朋7岁,哥哥明明8岁。

    而这一天确实让吕明朋印象深刻,“父亲以这种方式锻炼我们的毅力和艰苦精神,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难得的锻炼。”吕明朋说,父亲总是教育孩子粮食来之不易,直到现在他吃饭从不会剩下一粒。

希望更多的人学习“好八连”

盛老伯

    4月10日,家住新华医院附近的盛老伯特意赶到南京路,来到八连为民服务点磨刀。79岁的盛老伯说3年前从邻居处得知八连服务的消息。他说,自家附近磨一把刀要4-6元,还不一定好。“这里免费,又磨得好!”

    对八连的执着,盛老伯很感动,“做好事不难,难的是一直做好事,一做就是几十年。”受这份精神的感召,如今他也不时帮邻居“小修小补”。在盛老伯看来,应该有更多的人向“好八连”学习。

    晨报记者 王亦菲 通讯员 王骞

下一条:没有了

顶部

版权所有:沙巴体育足球开户 Copyright © 2015 jljituan.cn.CaQ179252 All Rights Reserved